<fieldset id='36acw'></fieldset><span id='36acw'></span>
      1. <ins id='36acw'></ins>
        1. <tr id='36acw'><strong id='36acw'></strong><small id='36acw'></small><button id='36acw'></button><li id='36acw'><noscript id='36acw'><big id='36acw'></big><dt id='36acw'></dt></noscript></li></tr><ol id='36acw'><table id='36acw'><blockquote id='36acw'><tbody id='36acw'></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36acw'></u><kbd id='36acw'><kbd id='36acw'></kbd></kbd>
        2. <i id='36acw'><div id='36acw'><ins id='36acw'></ins></div></i>

          <code id='36acw'><strong id='36acw'></strong></code>
          <dl id='36acw'></dl>

          <i id='36acw'></i>

          <acronym id='36acw'><em id='36acw'></em><td id='36acw'><div id='36acw'></div></td></acronym><address id='36acw'><big id='36acw'><big id='36acw'></big><legend id='36acw'></legend></big></address>

          生命的楊笑祥通道

          • 时间:
          • 浏览:22

          給急救車讓路,為生命留條生路,是對生命的尊重,是一個國傢文明的標志,是一個社會和諧的條件,因為尊重生命是人類的基本行為準則,是生命進程中的伴隨物,也是人類心理健康的一個重要體現。

          現實中,我們有太多不給急救車讓路的行為和與之不諧調的人和事。重慶晨報曾刊登的一則消息:高速公路上,重慶警車為一個三個月大的重病男嬰開道,卻因路途添堵,原本30分鐘就能趕到醫院,最終用瞭40分鐘,孩子送到醫院,已經失去生命體征。看過這則消息,心情沉重得不知道該怎樣去形容,一方面是對孩子的離去感到惋惜,另一方面對世人的冷漠深感痛心。才三個月大的孩子,如果大傢稍微撥動一下方向盤,讓出一條道來,給孩子爭取十分鐘的時間,我想孩子多少會有些生存的希望。遺憾的是,大傢並沒有那樣做。

          北京120急救中心王雨竹醫生在她的微博中記錄瞭一個急救大夫對於社會車輛不給急救車讓道的無奈:“現場到醫院短短不到三公裡的路,足足走瞭四十分鐘,幾乎無車避讓,可悲有道翻譯,作為醫生我為之惋惜。” 警笛聲伴隨著“請您讓一讓”的廣播聲,救護車還是走不動!車內所有人都急得汗滴如雨,雖然一刻不停地在搶救,但病人的生命跡象卻一點一點地在消失。停滯不動的救護車上,王醫生眼睜睜地看著一個生命在面前逝去。作為急救醫生,她隨救護車出車這麼多年,遇到不給急救車讓道的現象已經司空見慣。但是這一次,她眼睜睜地看著一條生命消失,心疼不已,她希望通過這件事,讓所有人能夠理解和認同急救醫生的工神印王座作,都為社會公德盡一份力,為生命開辟一條通道。

          不禁要問,人命關天之時,“生命通道”究竟在哪裡?隻是為危急的生命讓出一條路來,如此低成本、積大善之舉,為何婁婁遭遇冷漠?

          交通擁堵成為急救中不能承受之痛,固然有城市道路負荷大,交通流量大的原因,但是,國民的避讓無意識使得急救車在與死神賽跑時跛足緩行,卻令人震驚而又耐人尋味。

          這樣的事例不勝枚舉,僅舉兩則,目的是呼籲全社會能夠引起廣泛的關註和討論,為生命開辟通道。給生命讓道,體現的不僅是我們對生命的敬畏,更彰顯著一種民族精神。人生誰能無難事,給別人方百度便其實也是給自己方便,願我們共同呵護生命,讓生命道路暢通無阻。

          生命是什麼?一個既簡單又很深奧很富有哲理的問題。生命中的每一個日子都有美麗,每一處風景都值得我們好好欣賞。欣賞生命,是對生命的一種珍惜,一種尊重,真正領悟到生命真諦的人,會懷著一顆單純而睿智的心,撫慰心靈,珍惜生命。

          急救車頻繁遭堵,也是中國一大特色,很多原本不應該消失的生命因為生命通道的不暢通而遠離瞭我們。為此,社會上發起瞭“為救護車讓行,為生命讓道”的大討論。看到這樣的倡議,雖然無奈,但多少令人欣慰,在中國目前的情形下,至少起著一個很好的輿論導向作用,且傳遞著正能量。有一則宣傳語這樣寫道:“這條生命通道不僅是給別人的,也是給我們自己的。如果我們現在不為這條生命通道的暢通做出努力,也許有一天我們會因為這條生命通道的不通暢,而喪失最寶貴的東西。”

          日常生活中,除瞭像120救護車外,還有消防車、工程救險車等,同樣是關系到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理應具有優先通行權。現實中經常看到警車、急救車、消防車全都遭遇瞭相同的情況,無車避讓。對於為應急車輛讓路,國傢早有相關立法出臺:現行《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53條規定:救護車、警車、消防車、工程搶險車四類特種車輛,在執行緊急任務時擁有優先路權,包括不受行駛路線、行駛方向、行駛速度和信號燈的限制,其他車輛和行人應該讓行。

          既然有相關法律存在,又是什麼讓這些應急車輛在執行任務時如此舉步維艱?是什麼讓眾多駕駛員如此漠視他人的生命?是什麼讓法律形同虛設?我認為首先是國人有素質低下,其次是違法處罰力度不夠、違法成本過低。

          巍巍神州,孔孟之鄉,受儒傢文化熏陶幾千年的中華民族最講求的是“仁者愛人”,這也是孔子思想和儒傢學說最高的道德理念。而今,城市越來越靚,生活越來越好,人們的道德卻在滑坡,人與人之間的猜疑和欺騙卻越來越多,社會的信任危機或許比經濟危機來的更加可怕。面對日益復雜的社會環境,大多數人選擇瞭明哲保身,或者漠然視之。

          國人的道德問題,並不僅僅是個人的問題,更加是社會的問題,已經形成社會毒瘤。不過追根究底還是個人的道德沒有得到提升,才會釀就成社會道德的大問題。所以社會的進步,並不是哪一個人或是哪一個機構做好瞭就行瞭,而是靠我們大傢的共同努力來完成的。我們是生在長在文明古國與大國,我們就更加應該做個表率。

          主動為急救車讓道既是法律的規定,也是現代人應有的素質,更應成為我們的常識。因為急救車上極有可能就是重傷重癥患者,刻不容緩。暢通無阻才能保證生命得到最快的救援。從這個意義上說,為急救車讓道就是開辟“生命通道”,應該成為我們的本能選擇。希望我們能將心比心。或許這次是別人需要救助,萬一就是我們的親友呢?下一次如果遇到我們自己呢?今天我們不給急救車讓道,甚至違章停車,擠占“生命通道”,明天當我們的“生命通道”被別人擠占的時候,是否希望別人能讓一讓,是否悔不當初?為何非要付出生命的代價後才懂得最基本的常識?

          社會車輛拒不避讓救護車等特種車輛已不是個案行為,幾乎成瞭一種社會公害,如果僅僅是無關痛癢地發泄一通憤懣之情,或者展開一些毫弗萊迪大戰傑森下載無針對性的討伐鞭撻,甚至開展一場珍惜生命的檢討和反思,而不實實在在地進行一下制度設計和措施制訂,類似的慘痛事件與不斷地譴責討論會陷入惡性循環,在一波又一波熱鬧和平靜過後會再次迎來同樣的慘劇。

          “生命通道”需要法律來劃定和保駕,用法律為急救車及其他特種車輛“開道”。然而,我國的道路交通安全法在這個問題上卻規定得極為原則和籠統,缺乏可操作性,且處罰力度遠遠不夠,也讓相關各方都不知所措。法律雖然明確規定,救護車等特種車輛執行緊急任務時,其他車輛和行人應當讓行。但事實上幾乎所有的機動車司機和行人卻不知道該怎麼讓、往哪裡讓?

          在“路德”尚未形成的情況下,用“路規、路法”強制避讓或不失為一個可行之策。處罰僅是一種懲戒手段,最終還要靠市民自覺遵守交通安全法規,主動為急救車“讓道”。而如何讓人們自覺、主動地為急救巴薩一線隊降薪新聞車“讓道”,將人們的愛心放飛車外,涵養人們的汽車文化值得深思。

          在國外,給急救車讓路是“鐵律”。無論是德國“任何車輛聽到救護車的警笛聲都要盡力讓出車道,即使發生交通意外”的規定,還是新加坡“拍攝到哪輛車不給急救車讓路,就將受到重罰”之做法,都可借鑒。以此為借鑒,再拿出查酒駕的做法,加大對不給急救車輛讓行車輛的處罰,或許能有效保證“生命通道”的有效通行。

          讓我們看看國外的相關法律為急救車生道是怎樣規定的:德國:早在1982年,德國就成為全球首個立法“給應急車讓路”的國傢。如果駕駛員不讓路,即使對急救車執行任務影響較輕,也要罰款至少20歐元;影響嚴重的,將可能面臨坐牢的危險。

          英國:法律規定,當應急車輛警報警燈啟動時,所有道路上行午夜電影院合集1000免費駛的車輛必須避讓,否則將可能會按危險駕駛罪被告上法庭。另外遇到不避讓的車輛,應急車輛在情況緊急的狀況下可以采取撞電影 色即是空擊的方式獲得路權,應急車輛和被撞車輛的損失由被撞車輛駕駛員承擔。

          美國:交通法規規定,特種應急車輛尤其是救護車和消防車一旦啟動警燈,道路上行駛的所有車輛必須立即停車並讓路,等應急車輛駛離一段距離之後,其他車輛方可繼續行駛。遇到沒辦法讓路的情況,高速上它們會走緊急行車道或者路肩。如果沒有路肩,這些車就借對面逆向車道一路開過去,這時候對面車道的車都要靠路邊停下讓路。如果不讓路,將被告上法庭。

          從各國針對應急車輛避讓的法律來看,其懲罰力度都非常嚴厲。希望我們國傢的相關政府部門借鑒國外的法律法規制定更加嚴厲的法律條文以保證應急車輛的路權,同時做到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除瞭法律方面,駕車人的意識也是決定“生命通道”能否通暢的主要因素。而駕車人的意識是由內因和外因決定的。

          主動為急救車讓道是每個人應有的素質。但是,有一些人對急救車的鳴笛聲充耳不聞,即使是道路寬闊可以讓車,有的就是不讓,甚至還有的故意放慢速度,以視對鳴笛聲不滿。此種行為不僅是不把急救車當回事,更在於對生命的冷漠。在扼腕逝去的生命、指責車主的麻木不仁、抱怨道路擁堵之餘,我們還應該反思些什麼?

          普通車輛如何給救護車讓路,折射的是路權如何分配的困惑,這是一個社會問題。中國現在已經成為全球汽車消隱形人費第一大國,必須確保制度供給跟上時代腳步。記得網上有一段 “實拍德國千餘輛車自覺給急救車讓道”的場面讓許多人感到震撼。“給生命讓路”不僅要依賴國民的道德和素質,目前更應把重點放在制度設計和生命通道暢通的具體措施制定上。當急救車生命通道堵塞,生命逼向死亡的盡頭,出臺相關法律制度約束車主按道行駛顯得非常必要。

          如何避讓急救車,應從駕校開始學起。在有的發達國傢的駕照考試題目中,對於“聽見救護車警報聲音,應怎麼辦?”的正確答案是“將車開到路邊,直到確定救護車不在你的所行街道上為止”。而在我國的考試題目中,隻有簡單的一句“應當讓行”。日本的駕校學車,駕校老師會教授學員避讓緊急車輛的方法。

          生命本身就是奇跡,大自然的奇跡,宇宙間存在的奇跡。每一個人從誕生到成長,整個過程,生命的本身就值得我們去欣賞。也許,每一個人個體,就是一處風景,不同的風景。

          生命值得我們欣賞,熱愛生命的人才會欣賞,欣賞大自然中的生命,欣賞天空下的生命,學會欣賞大地上的生命,學會欣賞人類,學會欣賞生命中的每一處風景。

          隻要我們善待一切生命,我們將會受到其他生命的善待。讓我們熱愛生命,敬畏生命,為生命讓出一條道路,是我們這個社會每一個公民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