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54kn'><strong id='f54kn'></strong></code>

      <span id='f54kn'></span>
    1. <tr id='f54kn'><strong id='f54kn'></strong><small id='f54kn'></small><button id='f54kn'></button><li id='f54kn'><noscript id='f54kn'><big id='f54kn'></big><dt id='f54kn'></dt></noscript></li></tr><ol id='f54kn'><table id='f54kn'><blockquote id='f54kn'><tbody id='f54kn'></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f54kn'></u><kbd id='f54kn'><kbd id='f54kn'></kbd></kbd>
    2. <i id='f54kn'><div id='f54kn'><ins id='f54kn'></ins></div></i>
      <i id='f54kn'></i>

      1. <fieldset id='f54kn'></fieldset><dl id='f54kn'></dl>
        <acronym id='f54kn'><em id='f54kn'></em><td id='f54kn'><div id='f54kn'></div></td></acronym><address id='f54kn'><big id='f54kn'><big id='f54kn'></big><legend id='f54kn'></legend></big></address>
      2. <ins id='f54kn'></ins>

        1. 一曲《野狼disco》,再次證明能統一飯圈審美的也隻有撒貝寧瞭

          • 时间:
          • 浏览:10

          當今中國樂壇,能入得瞭靈魂歌者撒貝寧法眼的新作品不多。

          《野狼disco》證明瞭它的江湖地位。

          《明星大偵探》第五季的播出還得再等幾天,但超級天團NZND破冰演唱會已經在11月1日中午提前登上瞭芒果TV,何炅、撒貝寧、白敬亭等成員集體亮相,最終一曲《野狼disco》輕松出圈。

          尤其是撒貝寧。他太閃耀瞭。

          那唱跳俱佳的臺風,廣東湛江娃超級正宗的粵語唱腔,還有那時刻向你放電的慵懶坐姿+迷人眼神,再次在無數少女少男、大爺大媽、從3歲到103的適齡觀眾芳心中放瞭秋天裡的一把火。

          這一幕幕也讓人深深懷疑,一身西裝登上央視《主持人大賽》被康輝懟的,和唱神曲的,是不是一個撒貝寧。

          可是一邊貧嘴,逗樂,放飛自我,一邊溫情,正能量、情懷知識兼備,這才是撒貝寧。

          或者說,1999年那個剛去中央電視臺主持《今日說法》,頭發用發膠抹得油光水滑,穿著老成西裝、第一集錄瞭整整兩個月才過關的法學畢業生撒貝寧,和2019年飆段子不喘氣的撒貝寧,從來都是一個撒貝寧。

          幽默是一個很流行,但又很飄忽的概念,很難具體描述這是個什麼玩意兒,可是撒貝寧拿去麥克風一開口,你就知道是這個意思,比如讓《野狼disco》找到瞭它的主人。

          是啊,你永遠不知道,唱著《野狼disco》一統飯圈審美的撒貝寧有多任性?

          左手《野狼disco》,右手央視神仙打架綜藝,除瞭康輝誰能“懟”得瞭撒貝寧?

          誰能躲得過撒貝寧《野狼disco》的靈魂洗腦?

          一個多小時的演唱會中,他和何炅、白敬亭靈魂合體演唱的這一曲絕對堪稱年度現場。

          啊啊啊,這樣的臺風這樣的唱功,讓人真情實感地為“宇宙第一天團” NZND隻在綜藝裡營業感到深深的惋惜。

          尤其是在大張偉老師缺席的情況下,撒老師勇挑大梁,歌曲中的粵語部分,好聽到耳朵懷孕,好到差點被觀眾舉報假唱,喂喂喂,別看撒老師武漢話普通話講得都好,人傢可是正宗湛江人啊老細。粵語灑灑水的啦!

          而且,還是像郭富城一樣唱跳俱佳,網民紛紛表示好看的皮囊和有趣的靈魂在小撒身上得到瞭完美統一。

          但,就是這個將《野狼disco》唱出威脅到原唱實力的靈魂歌手,在另一個舞臺上又憑借他的幽默端莊再次圈粉。

          面對2019年《主持人大賽》的點評嘉賓康輝、董卿,以及敬一丹、魯健、朱迅、俞虹、李洪巖等17位擔任專業評審,節目主持人撒貝寧還是有底氣的。

          畢竟當年參加2000年《主持人大賽》脫穎而出的時候,小撒就已經是個口才流利、風神俊朗的小夥子。

          那一年撒貝寧還剛剛主持《今日說法》,在《主持人大賽》一舉奪魁後,用自己的話來說,才算聲名大噪。

          當年他的一番自我介紹也挺有意思:雖然畢業於北京大學法律系,但是選擇做一名主持人而不是律師,是因為二者差別也不大,工作都是說話。

          19年後,自黑依然是撒貝寧的常用手法。

          比如選手尹頌上場後,現場歡呼聲一片,撒貝寧調侃,這一定是因為尹頌的顏值,尹頌聽後,往撒貝寧邊上一站,笑稱“咱倆在一起,不就是顏值與實力嘛”,隨後撒貝寧自黑道:“讓我最開心的是,你也沒比我高多少。”

          不過看長輩綜藝《主持人大賽》的一大樂趣,就是觀賞撒貝寧自黑之外被人懟,比如康輝。

          撒貝寧是什麼人,是懟人界的靈魂玩傢,隻有他懟人,哪有人懟他?但康輝的確是高手。

          小撒剛用網友對康輝的昵稱“懟言大師”來稱呼他,就被康輝成功懟瞭回來:

          “那個字讀dui,四聲!”而且康輝接著說瞭一句:你又得被扣200塊錢瞭!

          嗯,這個又字用得妙。

          芳心縱火、北大還行!關於撒貝寧你們到底有多少誤解?

          你們都嚴肅去吧,撒貝寧總有讓人撲哧一笑的能力。

          對於這幾年撒老師圈的年輕粉來說,他們喜歡的是另一個截然不同的撒貝寧。

          普通撒貝寧研究者會認為,撒貝寧是在央視之外,走向網綜後才那麼討喜的。

          太淺。

          作為一個撒貝寧深度研究者,我發現打從他在央視法制欄目之外的其他節目開始,就已經控制不住他計幾瞭。

          外貌、身高這些東西,別的男明星聽瞭就翻臉。

          卻是撒貝寧的常用梗,百試百靈。

          上《瞭不起的挑戰》,阮經天對撒貝寧的評價是“超離譜”,“我看過他的節目,之前的印象就是真誠、專業、從容。現在是頑皮。”

          上《開講啦》和女排姑娘站一排,撒貝寧自嘲跟她們站一起,就是手機信號滿格。

          “北大還可以”是他的經典梗。

          上《脫口秀大會》,賤兮兮地說從大學畢業到出社會工作,中間都有一個艱難的過渡期,要獨立在北京生存,住地下室擠地鐵吃方便面什麼的,但他都沒經歷過,因為——

          被研究生保送瞭。

          由此可以總結出撒貝寧早深諳當代年輕人流行文化中的核心:自戀是表,自嘲是裡。

          關於撒貝寧的另一個誤解是:許多人都以為他隻是語言喜劇大師。

          太淺。

          作為一個撒貝寧深度研究者,我可以很肯定告訴你:語言隻是表象,眼睛才是心靈的窗戶,撒貝寧搞笑的核心一直是他的表情包生產能力。

          某檔美食節目裡,他說他傢鄉的熱幹面的花生碎都是嚼碎瞭之後再吐進去。這段鬼扯說出來的時候撒老師全程面不改色。這還不算有才華?

          更有才華的是他還說在武漢,大傢在小店吃早餐都是這幅樣子——再看看這表情。

          作為一個武漢人我必須承認他演出瞭武漢人的精髓。

          上《國傢寶藏》,講述雲夢睡虎地秦簡的故事。扮演的喜大人一出場就是一副喜劇之王的樣子。

          佩服瞭。

          當然全面奠定他放飛自我界地位的,還是《明星大偵探》,合理估計節目組想必是看中他名校出生的過人智慧,以及法制節目主持人的案件經驗,才找他來。

          事實證明這些方面他沒讓節目組失望,每次遇到搞不定棘手的案件——大概就是所有的案件吧,召集人第一個想到的絕對是撒貝寧。

          事實上他也以無比強大的邏輯分析力讓觀眾深陷他的魅力陷阱,最終認定他和白敬亭絕對是名偵探智商王者。

          但節目組當初應該萬萬沒想到他會成瞭搞笑擔當和開車之王。

          白敬亭:你哥姓賈,你怎麼姓撒呢?

          撒貝寧:我們傢是民主的,想姓什麼都行。

          機智問答隻是一方面,更關鍵是以前不能開的車,他在明偵裡開到超速。

          處處可見那“愛鼓掌”的不羈靈魂。

          也是在節目裡,他留下瞭經典名句——“是芳心縱火犯啊!”

          但不得不說明一點:許多人以為幽默就是嘴貧。

          不是的,撒式幽默更喜歡解構,開別人的玩笑,更開自己的玩笑,開來開去,那股嚴肅勁頭就繃不住。

          比如在上一檔節目時他自曝,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加拿大嶽父嶽母時,嶽母“嫌棄”地問女兒:中國十幾億人,找不到別的瞭?

          又比如上個節目要穿宋仲基同款,還把衣服拉高高以顯腿長。 同一檔綜藝裡,被公開發現使用增高鞋墊。

          梗多又話癆,有他在節目絕對不會冷場。有魔性的笑聲,還是移動的表情包。

          這些都沒什麼。最厲害的是走哪都是笑果,邊搞笑邊普法。

          一個在某詐騙犯落網後廣為流傳的段子是——

          有一次騙子給撒貝寧打電話,冒充是北京東城公安局,說他涉嫌拐賣兒童,以下是騙子被名主持人撒貝寧“折磨到崩潰”的對話片段:

          撒貝寧:“普通話標準點,把警號報出來。”

          騙子:“我跟你說(的)普通話啊。”

          撒貝寧:“報名字,警號。”

          騙子:“我姓李,木子李,忠心的忠,警員編號011158。”然後編不下去瞭,精神崩潰開始罵人。

          撒貝寧:“你知道我做什麼節目嗎?”

          騙子:“你是誰跟我什麼關系啊。”

          撒貝寧:“你知道我在中央電視臺做《今日說法》嗎?你知道這個人口拐賣是什麼罪刑?《刑法》哪一條?”

          騙子:“你說你剛才在中央臺什麼?”

          撒貝寧:“對,《今日說法》四個字聽過嗎?你聽過嗎?你查一查,上網查一下。”

          騙子:“《今日說法》,……(辱罵)我啥沒見到過,等我抓你的時候,我讓你今日說法,我讓你天天擱監獄裡看法。”

          撒貝寧:“你給我上網查去,查去。”

          騙子:“好。”

          最後撒貝寧還關切地問瞭句:“有網絡嗎?有WIFI嗎?”

          據說騙子查實之後還打電話給撒貝寧道歉瞭,可惜沒錄音。

          有且隻有那一刻,我竟然有點同情這位在行騙路上心靈受到重創的騙子哥哥。

          老天一定覺得亦莊亦諧太難需要做個示范,於是便有瞭撒貝寧

          撒貝寧到底憑什麼統一飯圈審美?

          那年他23歲,梳著與年齡不符的發型坐在《今日說法》的演播臺上的時候,已經有人告訴他瞭:“你長得像個法”“什麼法?“

          “未成年人保護法”。

          同期進央視的張紹剛對他的印象是:逢人就叫老師。永遠咧著厚嘴唇笑。

          《今日說法》制片人朱海峰也說:“奇怪,法制節目充滿灰暗,但撒貝寧沒有負能量,像個大孩子一樣。”

          做瞭那麼多年《今日說法》,爺爺奶奶愛端莊沉穩的他,爸爸媽媽莊諧並重的他,年輕人愛《明星大偵探》那個成為狗頭偵探的他。

          《主持人大賽》火到出圈,愛他的人又把他再愛瞭一遍。

          最後他成為各大年齡層的最大公約數。

          誰會不愛前撒貝寧還用幽怨的眼神憋笑的神情,靜靜看著馬雲說他從來不碰錢的樣子呢?

          誰會不愛那智慧和人性的光芒?

          撒貝寧的厲害在於:他就是主持界的孫悟空,需要他變什麼樣,他就是什麼樣。

          唱《野狼diso》,可。

          端莊穩重、hold住大場面,可。

          年輕化、娛樂化的節目裡一路開車,可。

          每天中午一本正經講解案情,陪伴全國人民午飯時間認真普法,也可。

          撒貝寧的主持藝術,就是一邊高大上,一邊接地氣。

          《開講啦》成為他主持藝術的集大成。

          有緊張的嘉賓。比如林丹演講一直來回走,眼神經常成放射狀。坐在臺下的撒老師一直跟他點頭鼓勵他。

          後來他上臺模仿林丹來回踱步的樣子,說瞭一句:“運動員就是不一樣,隨時在準備對抗的姿態。”一個段子下來,林丹就放松瞭。

          有德高望重的嘉賓,節目很容易被做得嚴肅有餘活潑不足。

          但有期嘉賓是中國科學院院士、清華大學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長張鈸老先生。

          老先生一見到撒貝寧就跟他說,我認識你,我在節目裡見過你,但是你不認識我。

          被老科學傢捧這麼高,是我的話大概會尬笑三聲說:哪裡哪裡哪裡。

          撒貝寧的反應是:我不認識您,是因為我實在考不上清華計算機學院啊!

          老先生很會接梗,說:“那你北大的,北大不是跟清華挨得挺近嘛。”

          之前還說“北大還行”的他立刻露瞭底:“北大……北大那也不是考上的。”哈哈哈哈哈,簡直完美。

          做節目最怕的是嘉賓被刁難。

          有次嘉賓是情歌王子張信哲。一位年輕觀眾很犀利地問他:你會介意自己常常被說是“過氣歌手”嗎?

          氣氛有點小尷尬,撒貝寧立刻說道:就像你讓喬丹現在回去和20多歲的小夥子爭NBA總冠軍,科學嗎?不,可是這絲毫不會影響他依然是NBA的神。

          國內主持界一個常見的現象是該搞笑的時候不搞笑,不該搞笑亂搞笑。

          撒貝寧的風格卻是收得住。

          劉傳健那期,撒貝寧一上來就稱那是“做節目以來最熱烈的一次掌聲”。

          節目中乘客王維沖上舞臺與中國機長緊緊相擁…機長重復瞭當時機組成員對乘客的承諾:“我們有能力、有信心,保證大傢的安全降落。”

          撒貝寧一句梗都沒有,隻是輕輕嘆瞭一句:能力和信心,那一定也是你聽過的,最讓你踏實的兩句話。

          這就是撒貝寧最厲害的地方。

          經常看到喜劇選手放出去就像風箏斷線收不回來,撒貝寧的梗即使飄到遙遠的太空,也依然連著地球,一秒就可以回來。

          《明星大偵探》“請回答1998”一案中,分配到兇手角色的撒貝寧成功逃過偵探的偵察,成瞭節目的贏傢,但是節目最後他選擇自首,讓全場驚訝。

          在自首前撒貝寧說:“讓犯錯誤的事情到此為止。”“以暴制暴,從來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娛樂節目,嚴肅思考,所有人都被他感動的時候,他才得知假如不自首自己就能贏。

          然後立刻整段垮掉:“我是覺得沒希望贏瞭才來這麼一出!以後我是傻子才自己投自己!”

          但他也會在搞笑最熱鬧的時刻,在談論到“抑鬱癥”時,突然轉作嚴肅狀:

          “沒有人能夠決定他人的生死。走向死亡也不一定是最好的解脫。請相信科學,抑鬱癥是可以治療的。”

          所以撒貝寧為什麼可以統一飯圈審美?

          在電視與網絡普及化的今天,娛樂成瞭不可避免的趨勢。有趣變成瞭一個難以衡量的標準。

          好像娛樂至死是唯一的選擇。

          但在撒貝寧最喜歡的書《小王子》裡寫著:所有的大人首先是孩子。

          孩子可以童言無忌,但孩子也永遠純真無比。

          人類世界全然沒有想象的那麼美好,但我們依然可以做個拒絕油膩的孩子。

          撒貝寧的搞笑經驗在於:他幾乎堅持不懈地,幾近偏執地在現實世界裡保持著一種喜劇的天真。

          當觀眾鼓掌大笑,他用實力教給今天那些喜歡尬笑的綜藝人們,嘛叫幽默。

          學著明白和接受“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有它存在的理由”,是撒貝寧搞笑背後喜劇的憂傷。

          這個世界總有些事情人們永遠搞不懂,比如章子怡為什麼不和撒貝寧在一起,沒關系,起身笑笑就好。

          著名笑匠卓別林的《當我開始愛自己》有這麼一段話:

          “當我開始真正愛自己,我不再繼續沉溺於過去,也不再為明天而憂慮,現在我隻活在一切正在發生的當下。今天,我活在此時此地,如此日復一日。這就叫完美。”

          一曲《野狼disco》,靈魂笑匠撒貝寧再次證明能統一飯圈審美的隻有他而已。

          芳心縱火也好、北大還行也罷、做狗頭偵探又有什麼關系,唱《野狼disco》的撒貝寧依然可以任性在無數芳心裡放把火。

          世界就是如此,人們比任何時代都更需要笑聲。但制造笑聲未必一定庸俗,也可以高貴。

          那麼請問,誰能不愛唱《野狼disco》的撒貝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