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5qqun'></dl>

        <code id='5qqun'><strong id='5qqun'></strong></code>

        <ins id='5qqun'></ins>
          <span id='5qqun'></span>
          <acronym id='5qqun'><em id='5qqun'></em><td id='5qqun'><div id='5qqun'></div></td></acronym><address id='5qqun'><big id='5qqun'><big id='5qqun'></big><legend id='5qqun'></legend></big></address>

          <i id='5qqun'><div id='5qqun'><ins id='5qqun'></ins></div></i>

            <i id='5qqun'></i>
            <fieldset id='5qqun'></fieldset>
          1. <tr id='5qqun'><strong id='5qqun'></strong><small id='5qqun'></small><button id='5qqun'></button><li id='5qqun'><noscript id='5qqun'><big id='5qqun'></big><dt id='5qqun'></dt></noscript></li></tr><ol id='5qqun'><table id='5qqun'><blockquote id='5qqun'><tbody id='5qqun'></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5qqun'></u><kbd id='5qqun'><kbd id='5qqun'></kbd></kbd>
          2. 焦點影評丨《永恒之門》好看嗎?燃燒的藝術傢

            • 时间:
            • 浏览:9

            很多偉大的藝術傢都是死後出名的,在我印象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卡夫卡和梵高,一個文學、一個繪畫,兩人雖然職業不同,卻作為藝術傢,都超越瞭時代。

            時代容不下他們的藝術,因為他們足夠“野蠻”;他們的藝術手法不在規則之內,卻沖擊瞭傳統藝術規則。一言以蔽之,在梵高的時代,他的藝術手法和創作理念完全就是野路子。這在電影中也有體現:多數同僚嘲笑梵高不會構線,完全不會“畫畫”。

            而這就是本片的起點。

            與多數傳記電影不同,《永恒之們》不是對梵高從生到死,事無巨細的回憶錄;相反,本片的故事從梵高離開巴黎那年開始,那是1887年的事情。

            依靠弟弟提奧,梵高在巴黎紮根,接觸瞭現代法國藝術運動,這對他的作畫產生瞭很深的影響——明亮的色彩。並且,在巴黎,他結識瞭眾多藝術傢,包括畢沙羅、德加、修拉、塞尚等著名畫傢。

            雖然有機會浸淫藝術之都的氛圍,梵高最後還是選擇瞭離開,因為他的畫始終不溫不火,賣不出去;這裡有藝術傢的自卑,也有對弟弟的慚愧。

            1888年,梵高來到瞭普羅旺斯阿爾勒,租瞭一間“黃屋子”,開始瞭山林野夫的藝術生活;為瞭表現梵高的藝術世界,導演朱利安·施納貝爾運用瞭大量主觀鏡頭和跟蹤鏡頭。

            這些主觀鏡頭多以大特寫、不規則晃動、高飽和度的顏色,以及炫目的陽光為主。

            運用這些極具藝術表現力的鏡頭,一方面,導演帶我們進入瞭梵高眼中的世界。通過電影鏡頭,我們能看到,在梵高眼裡,世界是傾斜、漂浮、不穩定的,在強烈的色彩世界裡,梵高如一個農夫(其實就是一個農夫),拄著拐杖,背著畫具,穿梭在自然大地中,他追尋著轉瞬即逝的美好,用眼睛捕捉,用雙手記錄,將一瞬間定格成永恒。

            令一方面,導演對大特寫跟拍情有獨鐘,就連第三視角下的人物對話也不放過,加上鏡頭晃動、高對比的色彩、以及大特寫的視覺沖擊,整個觀影過程中,眼睛是極度疲勞的。而筆者認為,這是導演有意為之的。

            我們不僅感受瞭梵高眼裡的美麗世界,也承受瞭這種獨特世界所帶來的精神疲勞;而梵高無時無刻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精神所承受的刺激超越我們常人。所以,梵高精神崩潰、記憶錯亂,也就無法避免瞭。這就是梵高的天才之處,這種天才在旁人眼裡是才華,在本人眼裡是痛苦,本人隻有不斷創作,才能緩解這種痛苦。

            電影中,梵高多次與人發生沖突,被關進精神病院,而每次出來,又必定再與人發生沖突,記憶與印象交疊錯亂,整個生活軌跡不斷輪回在一個怪圈裡。畫畫是梵高跳出怪圈的唯一出路。

            所以,在梵高的作品中,噴湧著生命的沖動,以及生命的孤獨感。

            電影中,評論傢阿爾伯特對梵高的評價非常貼切:光與影的眩暈感、真實與虛幻的模糊感,就像經歷一場重感冒,整個世界仿佛一場fever,在燃燒。事實上,因長時間面朝陽光,梵高晚年的視力極度模糊。

            相信所有人都有感冒發燒的經歷,如果你足夠敏感,你就會發現,在那種狀態下,世界是變形的。

            梵高畫作中的線條繁密、曲折,自然在他筆觸下,仿佛不斷升騰、晃動的火苗,用他自己的話來說:我的畫就是我自己。梵高是火,面朝太陽,燃燒生命,用生命的真實感燒盡一切污穢,這是何等剛烈的個性啊。

            於是,我們就能理解,為何他會以割耳朵的方式,表達對朋友高更的愧意,他是火,火是不講道理的,他隻會燃燒自己。

            威廉·達福的演藝事業向來以配角為主,加上他“奇怪”的相貌,令他對神經病角色得心應手——《蜘蛛俠》中的綠惡魔、《處刑人》中的變態探員,以及最近《燈塔》中的守夜人。

            這次,威廉·達福擔當主演,把梵高的天真、錯亂、沖動演繹得恰到好處、惹人憐憫,仔細端詳片中的特寫,威廉·達福和梵高自畫像非常神似。尤其是達福大叔露齒微笑的時候,真是像極瞭馬路癡漢。

            電影後期,麥斯·米科爾森的出場令人驚喜,“拔叔”一襲黑袍,斯文儒雅,吐槽梵高:你覺得這也算畫嗎?我想,他的言外之意是,你的畫這麼醜,這哪是藝術,你去看看《漢尼拔》,那才叫藝術。恍惚間,筆者有著兩位精神病藝術傢跨越時空,促膝長談的錯覺。

            電影最後,算是辟瞭謠。根據以往說法,梵高是自殺而死的;而電影中,梵高是被兩個孩子槍殺的。這位偉大藝術傢到死,都沒有吐露真相,屬實令人感嘆:他真是個神經、古怪、善良的好人。

            最後作個總結。

            《永恒之門》畫面絢麗、音樂曼妙,導演以非常規的拍攝手法,向我們展示瞭天才梵高的藝術世界,拉近我們與他的距離;演員素質毋庸置疑,威廉·達福的表演無可挑剔。這裡提個建議,如果你用電腦觀看本片,請戴上耳機(貴一點最好),本片的聲樂(包括環境音)極其出色——看著梵高面朝夕陽,在靜謐悠揚的音樂下,勾勒畫佈,此時,微風拂過,草樹沙沙作響,飛蟲嗡嗡閃過,世界如此美好。